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法律

曹父之死

2018-09-15 09:59:42

曹操之父曹嵩,曾任三公之一的太尉,功成名就后便引退。董卓将洛阳烧为废墟后,曹嵩便携带全部家产去琅邪避难。

曹操成为了东方的权力者。吞并青州黄巾军后,曹操势力迅速大增。兖州也已经属于曹操。曹操命令兖州泰山郡太守应劭前去琅邪迎接曹父。

琅邪一带,徐州的陶谦也颇有势力。兖州南部的费县虽说是泰山郡的管辖范围,但靠近徐州,毗邻琅邪,是复杂之地。

从琅邪经由临沂向西北行进的曹嵩一行,进入兖州后,才安下心来。兖州及其北部的青州,都在儿子曹操的管辖之内,曹嵩心情放松也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若是平时,肯定能平安无事地通过这里。但曹嵩一行此次行李过多,共计:

——辎重百余辆。

辎重车就是装载行李的车辆,一般都在车后盖有布幌。有时也会将妇女乘坐的车称为辎车。总之,仅从外面看,不知道车内为何物。但百余辆辎重车相继行进,所见之人难免会猜想其中必有贵重之物。沿路的众人都对此一行人议论纷纷。

——听说刚才那是太尉一行人。

——这么多行李。若跟在车后捡掉下来的东西,便够吃一辈子啦。

——就算掉下来,有钱人也不会在意的,可就是不掉。

——是啊是啊,连车轮上的尘土都不掉。

——连车轮都那么漂亮,闪闪发光,不会沾上尘土吧。

——不过,护卫的人数有点少吧。

——听说是泰山太守大人奉孟德大人之命派出的护卫兵。

——听说已经朝这边来了。我要是盗贼,就在此刻下手,趁泰山的应援还没赶到,抢完财物便跑。

——就算抢了就跑,可有一百辆以上的辎重车呢,一个人两个人怎么能抢呢?要想想值钱的东西,还要一一揭开布幌查看,太麻烦了,不抢了,不抢了,我不干了。

之后,众人哄笑。对百余辆辎重车而言,警卫确实略显薄弱。即使有从泰山赶来的应援,但在应援未来之前,袭击此一行人,是掠夺的时机。

——孟德大人是兖州刺史,麾下士兵众多,且听说皆为历经百战的勇士。肯定不会放过抢劫其父亲的人吧?

——追追追……一定会追到天边报仇吧?

——可怕啊……

围观者边议论着边各自散去。

曹嵩一行在华县和费县之间稍作休息。曹操早已通知泰山太守应劭及其他附近权力者,拜托他们保护父亲途中的安全。

但是,此一行所带行李之多,不禁让前来迎接的人心生邪念。

曹操都向这一带的权力者打过招呼,“家父要途经此地,拜托多多关照”。距此一行人休息地近的泰山太守应劭还派出了护卫兵。徐州之牧陶谦也派遣部将,打算施恩于曹操。

陶谦的部将名叫张闿,陶谦派给他二百兵士。

“若派出二百人前去相迎,孟德该会满意吧。”陶谦说道。

陶谦别名恭祖,系丹阳人,是长江沿岸的南方人。开始时长期担任州或郡的官吏,后任县令和幽州刺史,但现在年事已高,无法再觊觎天下了。当时若年过六十,便是高龄,正因此,陶谦才有些性急。

“还是早点动身吧。”陶谦催促张闿道。

“遵命!”张闿说完,奉命出发。

“我带五十人先行前去。其余人待陶公备好进献品后,携进献品前来。”

张闿仅带领自己的亲卫队先行出发,急忙前去迎接。

“不能晚于泰山兵。”

前去迎接的不只是徐州兵。听说泰山的应劭也受曹操之托,前去护卫曹父。

“为何我必须去呢?”

应劭颇无兴趣,自然也延误了出发时间。张闿从旅行的商人那里得知此消息,所以肯定不会晚于泰山兵了。即便如此,张闿还是率领五十人先遣队急忙赶路。他们抵达曹嵩一行停留的费县附近时,队长张闿下令小憩,说道:

“曹公位居三公之位,据说财力胜过天子。好像在西域贸易中获取巨利。是真是假,只有查看过百余辆的辎重后,才可明白。我有此打算,才挑选诸位。”

五十人的兵士,正各自休息,听到队长的话,一下子紧张起来。

“都是认识的面孔,按道理……”

有人小声说道。张闿所挑选的人都很熟悉张闿,有些还是张闿的同乡。

查看百余辆辎重,这在平时是难以做到的事情。若是凭武力掠夺,并不会花费很长时间。队长正在等待大家想到这一点。

“与曹公同路者多为妇女孩童,车夫皆为受雇者,没有什么可怕的。以防后患,还是都杀了吧。若不这样,我们的命运便会和阙宣相同。”

虽然是在说一件重大事情,可队长的声音却不知为何很是轻松。也许是队长为解除部下的恐惧心吧。

阙宣是之前曾与陶谦并肩作战的狂热信徒。他出身下邳,集聚信徒数千人。陶谦想要他集聚的众多信徒,但阙宣从中阻拦。阙宣自称为:

——天子

事起时,若被阙宣判断为危险人物,便会轻易被杀。昨日还亲如同志的人物,今日便一刀两断,且面不改色。自称为天子的阙宣虽是怪人,但将其杀死的陶谦也是一位可怕的人物。陶谦阵营中的众人,都在时刻警戒着主人。

张闿的话很有说服力,此时正是脱离陶谦阵营的绝好机会。而且,还有很多财物,这无疑是不可错失的绝好机会。

“不能在此处分散,我们集体行动。若集中力量,必会开出一条生路。因为我们有钱财,目标是前往淮南。”张闿慢慢说道。

一伙人面面相视。之后,有人点头。他们多为淮南出身,且年轻勇猛。

——看来并非毫无计划地袭击掠夺,而是之前早已计划好。

众人都有此感觉,所以安下心来。张闿身为队长,是个可以信赖的人。

“那大家听好我说的话。若按我所说行动,肯定不会失败。这可是长期反复推敲的作战计划啊!”

众人聚集到张闿周围。

大家现在都是共犯者,可以说同坐一条船,生死相依。

(摘自《曹操》(日)陈舜臣著福建人民出版社2010年5月版定价:29.00元)

轴承球磨机
玻璃工艺钟图片
上郑广场·锦里效果图-淮南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