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故事

石油巨头合并背离我国能源体制改革方向

2018-08-09 19:55:53

能源领域改革的总方向是打破垄断,推进市场化改革。综合来看,我国石油企业合并尽管有一定的理由支撑,但简单合并还不如业务重组。尤其中石油、中石化两家不宜合并

,假使真要合并重组国有石油企业,建议考虑中海油和中化,因为相比中石油、中石化,中海油和中化的业务更具互补性。

春节前夕,《华尔街》的一则报道引发了各界广泛猜测:中国正考虑整合大型国有石油公司,谋求创建足以匹敌埃克森美孚的石油业巨头。

自1998年重组和改革以来,我国石油行业“垄断与竞争”,资源配置该“政府主导”还是“市场主导”的争论从未停止。主流观点是应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,破垄断,促竞争,消除政策歧视,但也有观点认为,石油作为战略性资源应加强政府控制,而且我国石油垄断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国有企业垄断,与西方国家石油垄断的性质根本不同。未来国企改革将更加市场化和国际化,在由市场配置资源的同时,更需要国有企业在资源、规模上达到一定级别,以增强与国际巨头竞争的筹码,提升话语权。

笔者认为,我国石油企业合并尽管有一定的理由支撑,但综合来看,简单合并还不如业务重组。

总体而言,石油产业属于垄断性产业,但并不是纯粹的、完全的自然垄断性产业。从具体业务环节来看,一部分业务具有竞争性特点:一是石油资源虽然稀缺,但资源分布面广,潜在市场大,从动态观点来看,随着市场规模不断扩大完全可以支持多家公司的存在;二是石油产业包括油气资源的勘探、开发、储运、炼化、工程技术服务、销售等环节,这些环节多属于竞争性领域;三是石油产业面临着与进入者、消费者、替代品、供方企业的竞争者,即具有竞争性。

由于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日益提升,减轻油气进口依赖,保障能源安全便成为我国石油产业体制改革的核心目标之一。世界主要油气进口大国体制演进历史告诉我们,降低“油气进口安全”担忧的最佳方式不是加强政府对资源的控制,而是让市场机制发挥“决定性作用”:通过市场有效竞争提高石油勘探、生产、销售、消费和进口各个环节的效率,激励创新,减少浪费,最终减少对进口的依赖。所以,我们要充分认识石油安全的可分摊性,改变歧视、排斥能源非公企业、只靠国有能源企业保障供应的老思路,敞开市场大门,对于竞争性环节,让一切有意愿和能力的企业都参与进来,各展所长,互利共赢。

石油巨头合并的一个理由是增强在国际上的竞争力,但竞争力不仅体现在企业规模上,更应体现在经营效率、技术创新上。在2014年财富500强排名中,中石油、中石化在营业收入上分别超过埃克森美孚,在石油公司中仅列荷兰皇家壳牌之后,分列第三和第四。但在利润上则远逊埃克森美孚,说明国内石油企业竞争力远逊于国际石油巨头。更何况,我国石油企业的竞争力不是依靠充分的市场竞争得来的,而是依靠政府批文、法规制度等行政垄断维持的。不仅如此,国有石油企业还可利用其行政性垄断地位低于市场价格获得融资、用地、资源使用。

能源领域改革的总方向是打破垄断,推进市场化改革。而一个有着多个竞争对手的市场,才能有效推进市场化改革。1998年的石油大重组既是市场化改革的举措,也是打破垄断的举措。大重组之后形成的三大石油公司尽管依然占据垄断地位,但也带来了市场活力。而一旦中石油与中石化合并,中海油与中化合并,按花旗银行测算,将占我国上游石油天然气生产份额的77%、冶炼产品的79%、零售石油的90%以及将近100%的油气管道。届时,寡头垄断现象将更加突出。这有悖市场化改革方向,是一种倒退。另外,如果合并,原来出台的管设施公平开放、油气管和储存设施建设面向社会资本开放等众多政策措施将成空谈。未来在收购国外油气资源或企业时,很容易被其他国家认为是国家行为,从而以国家安全为名拒绝防水剂
,对我国石油企业推行走出去战略很不利。

综上所述,当前我国石油企业尤其中石油、中石化两家不宜合并,假使真要合并重组国有石油企业,建议考虑中海油和中化,因为相比中石油、中石化,中海油和中化的业务更具互补性。中海油上游的海上油气生产已颇具规模,但下游加油站发展却一直比较缓慢;中化在加油站领域尽管也并没有多大进展手机捕鱼价格
,但在石化领域则有着相当强大的贸易能力,旗下化工板块实力也较强。而且,目前中海油与中石油、中石化相比,无论从资产规模、市场地位等都相差甚远,与中化合并倒是能拉近与中石油、中石化的距离,进而形成石油行业“三足鼎立”局面谈话室防撞软包
,这也符合国际石油行业未来发展趋势:更趋向于大企业、大集团的寡头竞争,一国需构建两至三家上中下游一体化的国际石油公司,以提高竞争力。

另有消息说,今年政府或将出台油气体制改革方案,如这个方案不考虑合并重组石油企业,笔者建议不妨重新梳理石油产业链条的不同环节,区分竞争和非竞争性业务,聚焦于石油行业上游、中游、下游各业务板块的开放和市场化改革上,在石油行业准入和行业结构、价格形成机制、政府调控和监管等方面出台一些重大改革措施,如在上游油气区块的获得资质上,以页岩油、页岩气或新增常规油气区块为突破口,以招标代替行政授予方式,以增量带动存量方式允许其他经注册登记合法的石油公司进入。对于石油运输管及储备库等中游环节,现阶段分拆建立新的管公司可能性不大,可按“财务独立—业务独立—产权独立”三步走的战略逐步推进管道业务与生产、配气、销售业务分开,并向第三方公平提供输送和储运服务;在原油进口上,以扩大原油进口使用权范围推动整个原油进口权的放开,加快民企“走出去”导流式烟道止回阀
,通过各种途径提供境外价低质优原油。在成品油批发零售环节,取消批发垄断政策,加快推动成品油销售环节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力度,允许更多资本进入。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