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故乡的杨梅果

2018-09-14 16:25:25

故乡的杨梅果

故乡的杨梅果

□  周嘉坚

小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是摘杨梅。

成熟的杨梅如星星般洒在无穷碧绿的树海上,又像春花般红艳悦目。杨梅树那四散的枝桠,似乎是有意把诱人的果实“递”到摘果人的眼前。碰到低矮的杨梅树。一群人绕着它所伸展出来的枝冠,举手可摘下一篓篓果子。手摘不到的地方,总有一两个机灵的人爬上树梢,他们把一串串杨梅摘了丢下让人接住,先拢在一堆,之后再按人头平分。如果杨梅树下的地势较平坦,有人就索性用棍子打,或用手摇动树身,刹时杨梅如点点红雨般飞洒,其他人或铺开带来的雨衣,或摘下头上的竹笠,忙前忙后地接着“天上掉下来的红雨”。这样有趣的采摘活动,足可抵消因翻山越岭所带来的辛苦和饥渴。

杨梅收获的那段日子,村子里经常可见双唇有些青紫色的女人、小孩。那嘴唇是被杨梅汁染出来的。刚摘下的山里杨梅味道鲜,村里人在山上边采边往嘴里塞,到家里又把它们洗净搁点盐巴,一盆一盆地端出来让人品尝,直吃得牙齿发酸,嘴唇泛紫。吃不了的杨梅就装入陶瓮里用盐巴腌起来,有的人家则把杨梅用大竹箕晒干后收藏,腌咸了的杨梅可以随时捞起来泡水喝,炎热的夏季,在田地里干活回来的乡亲们总喜欢从陶瓮里舀出一点杨梅咸汤,用山泉水稀释成一碗酸、甜、咸兼具的饮料。辛勤劳作了一天的乡亲们,回到家里喝了一碗杨梅汤,灰暗的脸色又有神采了,嘶哑的声音又清亮了。碰上头痛脑热,有的乡亲也不去找医生,就喝一碗杨梅汤,怪的是居然见效了。如果家里没有下饭的菜肴,乡亲们会从陶瓮里捞出一点腌杨梅来当开胃菜。晒干了的杨梅,调糖调盐后就成了杨梅干,可当零食。

山里人最喜欢把买来的咸鱼干与腌杨梅或杨梅干一起煮,在那个缺油少菜的年月,还多亏这种既咸又甜、果酸味与海鱼味兼备的下饭菜,让乡亲们增添了食欲,使他们有精神和力气面对枯寂的生活与繁重的劳作。

每年春末,我所住的这座城市,都有杨梅上市,被撩起山野乡思的我,有时便买一两斤回去解馋。这些杨梅据说是在果场人工培育的,虽然个大,味甜,但在我的感觉里,已没了林中野果特有的甜酸了。用杨梅做成的果汁多是瓶装出售的,不过加了食糖和防腐剂的饮料,再也不能让我喝不出当年的情味了。

接收头图片
爱家公寓位置交通图-青岛
纸类盒子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