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网络

特种养殖销路打开最重要

2018-01-11 17:34:02

特种养殖,销路打开最重要

十年以前,浙江省萧山区靖江镇的一位农民,辛辛苦苦养了7万只甲鱼,然而,由于卖不出去,眼看着甲鱼在池塘里乱窜,他心如刀绞,欲哭无泪。 更让他哭笑不得的是,有一天,他居然作为反面教材,登上了当地一家报纸的头版头条

特种养殖销路打开最重要

,而且,才40多岁的他就被称为老汉。 萧山副总编王平:我到这里采访时,看到他在泥地里工作,脸上又是汗又是泥,看上去很老很土的样子,因为甲鱼卖不出去,心里也不好受,也比较沮丧,所以看上去就是一个纯粹的小老头子这种形象。 有道是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。10年以后,那位老汉再一次登上那家报纸,然而,人们发现,报道中的龚老汉,已经成了“养鳖大王”;10年前的那个农村小老头,摇身一变,成了拥有上亿资产的富豪。 那么,这期间这位老汉到底做了些什么呢? 老汉名叫龚金泉。养甲鱼之前,他是当地最早做建材生意的人,没几年就赚了300多万;之后,他又成了当地最早炒期货的人,然而,这一次他却深陷泥潭,钱砸的越多蒸发的越快,等他下决心退出的时候,300多万已经所剩无几。 龚金泉:不是说30万,是300多万元钱,不是开玩笑,这300多万元钱一下子就没有了,没有了回来以后,就是走路也不会走,就走错了,昏头转向了。 几百万元血本无归,这龚金泉还能否东山再起呢? 然而,没过多久他就有了惊人的举动。 1995年,他承包了镇里一直无人问津的500亩荒滩。 当时,杭州一带养甲鱼的人很多,但大多在大棚里养殖,几个月就可以出售,周期短,来钱快。龚金泉承包荒滩也是要养甲鱼,但他觉得外塘生态养殖的甲鱼,品质好、价格高,有市场潜力。 龚金泉:那个时候没有人养外塘甲鱼,我也是这样想,这个行业要么不走进去,走进去我就要做得最好。我有这样一块土地,别人还拿不出这样的土地,我为什么不能养外塘甲鱼。 龚金泉成了当地最早养外塘甲鱼的人。他在沙滩上接连挖出30多个池塘,然后从日本买回一种叫日本中华鳖的种苗。他把10万元的甲鱼苗投进了池塘,也把全部希望投进了池塘。 外塘甲鱼起码3年以后才能上市,期盼了3年,龚金泉欣喜的看到,他的甲鱼大多长到了2斤以上。由于在外塘活动范围大,并且像野生的一样经过了几个冬眠期,与温室甲鱼比起来,他的甲鱼活动能力明显要强,裙边明显要厚,体型也明显要大。 技术员:温室里生长密度高,排污,甲鱼拉出来的粪便也比较多,所以温室里的甲鱼肯定不如外塘的甲鱼品质好,经过外塘养殖以后,甲鱼不光是体型非常漂亮,后面宽,它是一个椭圆形,但是它的尾部非常宽,它的裙边很宽,裙边厚,你看裙边多厚,很多小孩子都爱吃这个裙边。 1999年6月的一天,龚金泉拉着自己的甲鱼进了市场。当时,他的外塘甲鱼成本每斤在55元以上,他自己定价为每斤85元。然而,进了市场他才发现,对他个儿大肉厚的外塘甲鱼,根本没人买帐。赚钱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,。 龚金泉:别人不认识你这个是外塘甲鱼,因为那个时候没有外塘甲鱼,没人知道这个是外塘养的,我们再卖也卖不掉。 由于人们对外塘甲鱼还很陌生,况且,温室甲鱼每斤才30元,龚金泉接近3倍的价格,招来的只是人们嘲讽的目光。 当时,龚金泉的池塘里已有商品甲鱼7、8万只,每天光喂料就要喂1000多斤,等于每天要往水里扔4000多元,维持运行全靠贷款。他陷入卖不掉,又养不起的困境。 最终,在市场面前,他不得不低下了头,一个月内天天降价,最后降到一斤31块。 龚金泉:我脑子里想,高一元钱一斤总是要高的了,别人的甲鱼卖30元钱一斤,我们的甲鱼只要卖31元钱一斤,那这个行贩还要用脚踩踩,你的甲鱼怎么要比别人的贵一元一斤呢,消费者不认识,乃至行贩都不认识,那个时候就麻烦了。 对于龚金泉来说,比温室甲鱼高出一块钱,只是给自己和甲鱼象征性的留了一点自尊。 卖了一个多月,每出手一斤甲鱼就亏20多快。龚金泉就像当初炒期货一样,又掉进了一个赔钱的陷阱。 龚金泉:每一天甲鱼要吃半吨饲料,每天要吃的,甲鱼卖不出去,饲料还照样要喂,那个时候是真的着急了。 那么,究竟怎样才能让人们明白,自己的甲鱼是比温室甲鱼要好许多的外塘甲鱼呢?龚金泉干着急,没有一点办法,然而,就在这个时侯,他的遭遇引起了当地媒体的注意。 当地报社的一位,首先盯上了这个先是漫天要价接着又疯狂降价的怪人。 萧山副总编 王平:他因为是注重养殖而当时忽略了市场开拓,像他这样的情况,作为我们单位,我一听到这个消息就觉得很来劲,我觉得这个肯定是一条好。 龚金泉无论如何想不到自己会登上报纸,更想不到自己才40多岁就被人称为老汉! 龚金泉:登出来的时候,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龚老汉,我想想我就这么老了,我变成一个龚老汉了,他就是说我只有埋头拉车,没有抬头开路,你走错了路,让别人不要向我学习,他龚老汉现在是痛哭流涕,那我想 我这个人是从来没有哭过,哭是不会哭的,我这个人,那这个心里,我是觉得很痛心的。 这篇报道在当地引起了很大反响, 这个只顾拉车、不顾看路,一门心思养外塘甲鱼的老汉,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“龚老汉”这个称谓马上在熟人之间传了开来,以至于从此成了他的外号。 靖江镇原副镇长:不分大小,男女老少都叫他龚老汉甲鱼,我们有时候就是龚老汉甲鱼你现在爬在何方,在那个地方就是你现在爬在何方。 龚金泉:上上下下领导也是龚老汉,你在那里,不叫我龚金泉,不再叫我名字了,他就龚老汉。 没卖掉甲鱼,却得来了外号,龚金泉啼笑皆非。然而他并不知道,此时的他,无形中正引领着一场养殖潮流。原来,当时温室甲鱼由于一哄而上已经很难赚钱,当地政府正在想办法引导养殖户调整思路。龚金泉成了一个现成的典型,很多人前来参观学习。当地媒体对这个先走一步的人,又连续做了几次深入报道。 萧山副总编 王平:当时都是温室养殖,他代表了一个方向,政府重视就把他一下推出去了。 这样一来,很多人了解了他的甲鱼,同时他的外号也传的更远、叫的更响。对于那个曾经让他很无奈的外号,他已经不再别扭,反而越听越爱听!他隐隐觉得这个外号可以与甲鱼捆绑在一起使用,并暗自做起了准备。 2001年的一天,他突然让工人们把写有自己外号的小牌子,挂在甲鱼最显眼的裙边上,让每只甲鱼都叫龚老汉! 养殖员工:后来老板说这个名字好听,龚老汉把自己的小名放在甲鱼上面去了,就挂在这个后面。 养殖员工:自己的绰号就给甲鱼用上了,所以每次人家看见他就叫他龚老汉,后边有时候还跟他开玩笑说,老甲鱼,龚老汉老甲鱼,都这样说他。 养殖员工:龚老汉甲鱼就这样出名了。 外号出名以后,龚金泉仿佛一下就开了窍!这一年,他连着干了三件大事。第一,把自己的外号正式注册成甲鱼的牌子;第二,把挂着自己外号的甲鱼,挨门逐户给周边的大小饭店送;第三,参加省里举办的农产品展销会,并在上海等地开了几家以自己外号命名的销售店。 经销商:他给我80,我卖100,后来供不应求了,有几次我要都拿不到。 龚金泉:从卖不掉到供不应求,什么王八、甲鱼,老甲鱼裙边拖地,什么都行,卖出去就高兴。当然咱也要凭良心做事,一定要把甲鱼养好。 像这样一只3斤左右的甲鱼,能卖到将近400元钱。龚金泉终于扬眉吐气,到2005年,他已收回全部投资,并积余3000万元。 然而,此时,他已经不再一枝独秀,几年来杭州市新增了200多家外塘甲鱼养殖户,总产量达到2000多吨。 2008年下半年,市场风云突变,甲鱼严重积压。然而人们发现,龚金泉不但没有停止销售,而且还回收别人的甲鱼。那么他又是怎么做的呢?秘密就来自这一座名字也叫龚老汉的甲鱼庄园。 龚金泉:搞休闲并不是要赚钱,就是为了让人们来看我是怎么养的甲鱼。 原来,龚金泉发现近几年杭州的休闲旅游市场很旺,就想借机推销自己的甲鱼。他在池塘边上建了一批休闲设施,并主动与杭州的一些单位联系,免费接送人们到他这里参观、游玩。 有一天,龚金泉发现,有一位从杭州来的女士对甲鱼看的非常认真,一打听,原来对方是日本一家水产公司的翻译。第二天,他专门到杭州回访了这位女士,详细介绍了自己的情况,并提出一起去日本拜访他们的公司。 翻译:龚老汉到杭州来找我,他希望就是说要不我们改天过去看一下。 在日本,龚金泉了解到,对方是一家颇有实力的水产公司,随后,他又邀请对方来他的养殖场考察,顺利拿到每年100多吨的销售订单。 龚金泉:他也到我这里来过,我也知道他家里的底细,他也知道我的底细,那我们合起来就可以做了。 翻译:因为为什么呢,一个日本它那个饲料贵,人工费也贵,他如果自己养的话,他中间的利润肯定是很薄弱的,然后他拿过去,他中间的利润差肯定远远高于他自己养的。 2008年,龚金泉仅在日本和韩国的出口量就达到160多吨,为了保证订单,他还回收当地30多家养殖场的甲鱼。商品甲鱼加上甲鱼苗,当年销售额达到1、1亿元。如今,龚金泉的甲鱼养殖场已经成为国家级良种场,他自己也当上了杭州市水产协会的会长。 本文由中央电视台七套《致富经

长春权威癫痫病医院
韶关癫痫研究院
湖北哪个医院治疗白癜风最有效
癫痫遗传么
贵阳治癫痫病医院那家比较专业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